從一個不平安的平安夜開始…

晚上九時許電話鈴聲響起,接聽後傳來母親顫抖急速的聲音說:「你快些回來!老爸剛暈倒跌落地撞傷流血!」於是十萬火急的飛奔回老家帶他去看急診,幸好檢查報告正常,翌日便出院了。可是老爸仍常感到胃部不適,他是一個硬漢子,知道子女們很忙碌,堅持自己一個去看醫生;而我自己真是非常忙碌,除了上班外,放工後回家已很疲累,但仍要忙著病房以外自己兼負責的工作,所以知道他照了胃鏡是胃炎和吃藥後有改善,便忙忙碌碌地繼續工作,過了新、農歷年後,老爸仍是感覺胃部不適,於是接受掃描檢查而晴天霹靂地確診是胰臟癌,鑒於是末期及年齡的因素,只能接受"舒緩治療",及做了一個小手術放進一條內膽道支架以作疏通膽汁,和去看瘇瘤科中醫以作舒緩,在心身方面,我們盡量達成他的心願,讓他能息懷,大約半年後老爸走了!

老爸走後的日子,一方面自己也要艱苦地走出這哀悼和悲痛的陰霾;另一方面察覺到失去一個六十多年老伴的老媽顯得非常傷心,整日紅著眼精,忍著淚水,默不作聲地坐在沙發上,偶爾開聲講話都是說為什麼老爸走得那麼快,又不帶她一起走,留她孤單一個在世上,她很想跟老爸而去!!其實由老爸確診至離世這半年裏,都察覺到她有些不對勁,可是當時分身不暇,工作繁重,放工後帶著疲乏的身驅去照顧老爸,可以講連食都不知其味!老媽除了表現得憂鬱想輕生外,記憶力亦明顯地退步,於是帶她去看醫生,做了智能測驗,驗出是中度認知障礙症,再加上她曾試過輕微中風,是屬於混合型,比較複習,在退步過程中會有像梯級般的明顯。

現在的老媽已經分不清日與夜、時鐘也不懂得看,遇上不如意時脾氣變得暴躁,常懷疑傭人偷飾物和金錢,有時也出現幻覺,說見到老爸和她的父母、兄弟姊妹回來看她,氣溫下降時也曾經認錯我們,表達能力亦下降,變得真是『有口難言』;而"日落症候群"也嚴重了,一到黃昏或陰天,她會變得很紊亂,整晚最多只睡一至兩個鐘就起來活動,使我也不能安眠!

雖然這是一個不能痊癒之症,但也可以延緩,所以藥物和非藥物治療都同樣重要,而老媽是非常喜歡讀古文、古詩、唱歌、跳舞,所以就度身訂造了一本屬於她個人的書,內容包羅萬有,好讓她每日拿著它時可以讀古文、古詩、唱歌,另外加入她喜歡的插圖,從中可讓她的嘴巴休息一下!或與她一起看她熟悉的歌曲、音樂短片或以前的相片,以提起她的記憶;同她玩一些互動的遊戲來訓練腦筋;若她發脾氣時,不和她爭論,轉換話題,分散其注意,接著教她怎樣做,她就會跟隨去做,減少磨擦;若真是『有口難言』時,一個簡單的擁抱,已互傳意會的信息;為了減低她夜間活動,日間會盡量同她外出散步,使她較為疲累,或用有寧神安眠作用的香薰精油,好讓她睡得安穩及時間長些!

眼前的老媽雖然變了小孩,隨著自理能力日漸下降,而需要照顧的程度日益增加,但我仍會陪她走完這段路,使她生活質素得以維持及有尊嚴的活下去,而我會更珍惜她仍記得我的時光!!

從照顧老爸和老媽當中,使我領悟到全人的護理照顧對病者是最好的,生身和心身都能照顧到,而照顧者亦需要支持、鼓勵及壓力緩解;若有專業團體能與病者和其照顧者建立互信,給予專業服務,從中更能互助互動地給予病者專業全人護理和其照顧者的支持,今天"卓薈"的誕生及其互信、互助、互動的宗旨可給予病者和其照顧者的需要,而我因此也加入"卓薈",將自己的經驗與有需要的人士分享!

By Christine